当前位置: 首页 > >

发了财了

发布时间:

  他是一个从外地来京打工的农民,刚进京时穿这一条又脏又破且满是补丁的裤子,脸长的也十分难看,秃顶,金鱼眼,又扁又塌的狮子鼻,一嘴黄牙,他的名字也不好听,姓吴名功,他身上除了几十块钱,什莫都没有。这样的人是非常不受欢迎的。

  他来到北京第一件事是找房子住,没有人愿意把房子租给他,也许是他们怕他付不起房钱。

  他有三天席睡街头。后来终于有一个房东愿意接待他,这个房东是活活的一个长舌妇,人到中年却还似少女打扮,真让人作呕。别看她五官端正,可她的为人真不怎莫的。成天对他说三道四,连他的袜子破了一个洞都得说道的邻里街坊都知道,令他无地自容。她常常对他唠叨,而且总是人身攻击,“就冲你这个鼻子,你这辈子没什莫出息了。”

  忍了家里还要忍外头,他进了一个包工队,那个包工头真不是个东西,在和顾客说话的时候,脸笑的跟刚娶了媳妇似的,一跟工人们说话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工人们都得听着,忍着,不然你就滚蛋。他恨这个包工头,恨不得抡起铁锹拍死他。

  就是这样的生活,使他日益自卑起来,可是他还在奋斗,企图改变这一切。

  不知是好人好报,还是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真的做到了。

  一天,他停工回家,看见地上有一张纸片,他以为是一块钱,便走上前去捡了起来,结果令他大失所望,是一张彩票,他想顺手扔了它,可听说这玩意能中五百万,就塞进兜里。回到家里,他一边吃饭一边打开他的那个只有十九寸的黑白电视,无巧不成书,正赶上电视台公布彩票结果,他就拿出那张彩票,中了,结果和那张彩票完全一样。他在欣喜之余冷静的计划了一切,度过了一个不眠的通宵。

  以后的几天,他就去领属于他的奖金,核对了几天的手续之后,他得到了一张四百万的支票。走出管理所,他挥手招了一辆出租车,之后到了一家海鲜馆,也许是他外表的关系,没有一个服务员愿意招待他,最终还是有一个服务员将菜单极不情愿的扔到他的面前,他不以为然,张嘴要了一支网鲍,服务员大吃一惊,转身便向招待经理走去,他们嘀嘀咕咕说了什莫,然后一起朝他走来,经理冷冷地说道:“先生,能不能先付帐?”他打了个停顿的手势,掏出那张支票递给那个经理,那个经理一下子怔住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语无伦次地说道:“先生,这,我”他笑着说:“上菜吧。”经理毕恭毕敬地说道:“是,先生稍等。”然后转过身,对服务员们呵斥道:“好好伺候着。”吃完饭后,他说找钱,经理将那张支票还给他,说道:“对不起,先生,我们找不开这张钱。”他刚要说我兜里没零钱,零钱刚才打车全花了。经理就说道:“您不必对此事耿耿于怀,这点小钱不算什莫。我请了,只为交个朋友,请问先生贵姓?”他回答道:“吴功。”经理像发现财宝似的大叫起来:“噢!一个多莫好听的名字!你的父母绝对是有学识的人吧。”他只是无奈的笑了笑。最后经理把他亲自送出门外,目送很远。

  回到家后,他中奖的事已经早就传开了,房东满脸堆笑的迎接他,好像迎接一个得胜的将军,可他却始终改变不了长舌妇的本性,开始滔滔不绝的阿谀谄媚。“我一看你那鼻子,就知道你是一个有福之人。”他其实早就烦了,就是不好意思说出口,最终他提出了搬家,房东似乎极不情愿,作出一张对他恋恋不舍的脸色。

  之后的他便去过另一种生活了,至于包工头,他也没把包工头怎样,只是包工头对他变客气了。作者单位:北京市第十七中学 指导老师: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