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生态文明与司法文明的辩证关系——兼论司法文明的生态化回应_论文

发布时间:

第 28 卷第 3 期 Vol 28, No 3 温 州 大 学 学 报·社 会 科 学 版 Journal of Wenzhou University · Social Sciences 2015 年 5 月 May, 2015 生态文明与司法文明的辩证关系 —— 兼论司法文明的生态化回应 谢 玲 ,黄锡生 1, 2 2 (1.广东海洋大学法学院,广东湛江 524088;2.重庆大学法学院,重庆 400044) 摘 要:生态文明的本质和核心是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对生态文明的界定应以此作为逻辑起点。从 共时性的视角来看,生态文明和司法文明同处于现代社会文明的整体框架之下,二者表现出差异性和 同一性相统一的关系。无论从自然对人的先在性理论视角还是从保障人权的司法实践层面,生态文明 均为司法文明的基础,并拓展了司法文明的内涵;而司法所特有的秉性决定了司法文明是维护和* 生态文明的基本方式。应在生态文明理念的指导下,实现司法观念的生态化转变,并通过对司法制度 的创新和生态型法官队伍的培养,充分发挥出现代司法对生态文明建设之独特功能。 关键词:生态文明;司法文明;辩证关系;绿色司法 中图分类号:D926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4-3555(2015)03-0061-09 本文的 PDF 文件可以从 xuebao.wzu.edu.cn 获得 DOI:10.3875/j.issn.1674-3555.2015.03.009 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 体总体布局,突出生态文明建设的地位,强调要加大自然生态系统和环境保护力度,努力建设美 丽中国。十八届三中全会进一步提出,建设生态文明,必须建立系统完整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 用制度保护生态环境。当前“生态文明”已经成为最具普世性的话语和最强有力的主题词。学者 们从多个不同的学科领域和研究视角对生态文明进行了广泛探讨,也普遍认识到法治文明是将生 态文明的美好向往由朦胧转向清晰和现实的必由之路。然而,在谈到法治文明时,人们将更多的 目光聚焦于立法构建和执法健全,却对司法文明和生态文明之间的关系明显缺乏深刻认识。生态 文明与司法文明的相继提出并非偶然,探究生态文明和司法文明的内在联系,对于促进生态文明 和司法文明建设、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本文旨在揭示生态文明和司法文明之 间的深层互动关系,以期对生态文明的实践转向和司法文明的生态化有所裨益。 一、逻辑起点:生态文明与司法文明之内涵界定 (一)生态文明的基本意蕴 “生态文明”概念的最早使用是在前苏联学术界,即出现于《莫斯科大学学报.科学共产主 义》1984 年第 2 期文章《在成熟社会主义条件下培养个人生态文明的途径》中,该文提出培养生 态文明是共产主义教育的内容和结果之一。1987 年,著名生态学家叶谦吉先生①在中国学术界首 收稿日期:2014-05-19 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项目(12BFX120;13CFX095);广东高校优秀青年创新人才培育工程项目(wym11091) 作者简介:谢玲(1977- ),女,湖南岳阳人,讲师,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环境资源法 ① 参见: 徐春. 对生态文明概念的理论阐释[J]. 北京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0, (1): 61-63. 62 温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第 28 卷第 3 期 次明确使用生态文明概念。党的十七大将生态文明作为一项治国理念提出后,生态文明逐渐成为 学界理论关注的焦点。虽然目前对生态文明的探讨已渐次深入,但学界对于生态文明的概念并无 一致的看法。有的学者从文明的演替过程来定义生态文明;有的学者则以生态文明的特征或构成 要素来对其进行定义; 还有学者从广义和狭义相结合的角度来定义生态文明: 广义的生态文明 “是 指人类遵循人、自然、社会和谐发展这一客观规律而取得的物质与精神成果的总和,是指以人与 自然、 人与人、 人与社会和谐共生、 良性循环、 全面发展、 持续繁荣为基本宗旨的文化伦理形态。 ” [1] 该概念囊括了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不仅要求实现人类与自然的和谐,也要求实现人与人的和 谐。 狭义的生态文明 “是人类文明的一个方面, 即人类在处理与自然的关系时所达到的文明程度, 是指人类社会与自然界和谐共处、良性互动的状态。 ”[2] 笔者赞成从广义和狭义相结合的角度来界定生态文明的内涵,但认为不宜将生态文明的外延 做过于宽泛的理解。理由如下:一是,文明的表征有两个向度,仅仅从文明的演替过程或构成要 素来定义生态文明均有失偏颇。从词义上来考察,文明与蒙昧、野蛮相对应,是指社会进步和开 化的状态。所谓“文明” ,是人类在脱离愚昧走向开化的过程中改造世界的物质和精神成果的总 和。因此,文明既要从历史的纵坐标反映人类社会的发展程度,又要从历史的横坐标反映一个国 家或民族的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发展水*与整体风貌。二是,将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都纳入生态 文明范围的观点值得商榷。首先,将人与社会的和谐纳入生态文明的范围是将生态文明的实践路 径混同于生态文明本身。 在人参与的社会系统中, 主要存在着人与自然、 人与社会这两个子系统, 生态文明作为一个具有实践指向的概念,其本质和核心价值取向是实现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虽 然,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需要通过调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来实现,但实现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和 谐是生态文明的实践路径而非生态文明本身。其次,将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均纳入生态文明的概 念,会导致保护与恢复自然以实现自然生态系统*衡与稳定的实践指向性的迷失,也会造成“四 个文明”协调发展理论出现重复论证的逻辑困惑①。 可见, 生态文明是一个历时性与共时性相统一的概念。 从历时性角度来看, 生态文明是在 “解 构”工业文明的范式中产生的一种新的文明类型,是人类社会在农业文明、工业文明基础之上进 一步发展和开化的结果。从共时性角度上讲,生态文明又是现代社会文明



友情链接: